【人物專訪】戲曲專業和實務產業的融合──蔡欣欣老師

從文本到實踐:戲曲專業和實務產業的融合

蔡欣欣老師,現任教於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中國文學系、所教授,曾任台灣戲曲學院副院長、國立國光劇團編修委員會秘書、財團法人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長期投入傳統戲曲的研究與當代劇團的觀察參與,在研究方面曾獲2006年「王國維戲曲論文獎」、2009「中國文藝獎章戲劇評論獎」、2010年「江丙坤兩岸交流貢獻獎」,更在2010年時獲「傅爾布萊特」獎助金,至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學系擔任訪問學者。

除了在學術上的傑出表現外,蔡欣欣老師也時常以其專業學養與業界團體合作,籌辦兩岸戲曲團體交流、策畫藝術節,或擔任戲劇製作人、藝術顧問等,也都有十分精采的表現。

戲曲研究的特殊性

談到學術與實務結合的經驗,欣欣老師認為,一開始主要是因為「古典戲曲」的特殊性質使她不得不「入行」。老師說:「古典戲曲除了是一種『案頭文學』之外,更重要的在於它也有『舞台實踐』的面向,必須兼及兩者才算完整」,而為了兼顧到劇團與戲台上的演出,欣欣老師從碩士班就跟隨著曾永義老師密切接觸民間劇場,也進入「中華民俗藝術基金會」幫忙,接觸到許多藝文活動籌辦的計畫,因此累積了不少田野調查或是籌辦活動的實務經驗;到了博士班階段,更遠赴大陸協助六大崑劇團的錄影計畫,拍攝了代表性經典折子與本戲共135齣,而後集結為39集「崑劇選輯」,此外也擔任大陸一些台灣民俗藝陣紀錄片的拍攝顧問,因此跟許多當代劇團有所接觸。

「作為一個戲曲研究者,可能有別於中國文學其他文類的研究者,因為戲曲是一種綜合的文學藝術,更多是活在當下的時代社會的脈動中,當然我也關照古典的作品,但我們可能更關切戲曲在當代,如何與生活、與社會對話。」因此,欣欣老師認為,戲曲研究除了去分析經典劇本,與劇作家對話、解讀文本的主題意識之外,她更重視經典作品如何在當代被「轉譯」,或是更進一步,在當代的時代思潮、社會脈動下,劇團、劇作家如何去創發自己的劇目與當代對話,而這些關懷,便使得老師不得不進入劇團、進入戲曲展演的劇場。

學者的熱情與責任

對於學者在實務應用之間所扮演的角色,老師在長年與劇團、政府合作的經驗下,認為學者是政府與劇團間很好的橋樑,劇團直接面對了社會大眾,但大多不熟悉如何與政策對話,而政府在制定政策時也不瞭解民間劇團的生態,因此學者是很好的角色,溝通兩者,協助制訂政策,同時也能將政策的影響反饋到制定的過程,有了學者的連結,才能讓「政策」與「生態」間有效的連結、也能互相有良性的影響。因此老師協助了許多政府單位如教育部、文化部或傳藝中心等等的計畫案,包括研究保存案、或是活動策畫案(如籌畫藝術節)。

當老師在談論與劇團、與政府機關的合作時,可以看到老師充滿對戲曲藝術的熱情,而相應而來的,則是因為這種熱情所衍生的「責任」:「不管是民間的或政府的活動,只要是合適的、自己也有能力承擔的,加上我覺得自己有社會責任,我就可能會去承接這樣的業務」,因為長期投身戲曲研究,在對戲曲的熱愛下,為了更豐富戲曲在當代的意義,為了推廣戲曲,為了協助劇團,這些活動都是很好的機會,因此老師都非常積極地籌備這些活動,希望能促進戲曲演出的交流,也能深化戲曲研究,進而使戲曲藝術在當代能有更好的發展。

結合學術關懷與活動策畫:「華人歌仔戲創作藝術節」

籌畫過這麼多的活動,問到老師有沒有印象最深刻的活動時,老師馬上想到了2006年所籌辦的「華人歌仔戲創作藝術節」。這個藝術節計畫在歌仔戲的傳播地域中,選擇台北、新加坡、廈門這三個國際級的現代城市,想深入去思考,在這三個現代化的都市中,歌仔戲這種傳統藝術,在新舊、東西方等各種文化雜處的現代城市中,能透過怎樣的調適,進而蛻變成為鎔鑄當代精神與都市人文景觀的藝術,然後能與新時代對話、互動。

老師說,之所以對這個活動印象深刻,是因為本次主辦單位以命題作文的方式設計了「大戲」與「小戲」,讓三地主辦單位依主題甄選或邀請演出團隊:「以往研討會性質大多是套餐式的(學術研討會加上舞臺演出觀摩),例如在2001年的『百年歌仔研討會』中,我們設計了橫跨了台灣、漳州、廈門三個地方的活動,除了學術研討會、座談會外,我們也在台灣、大陸都安排了舞台觀摩演出,以展現閩臺不同類型的歌仔戲藝術風貌,讓大家一方面討論學術,一方面接觸實務。而在這麼多年的學術交流活動下,學術的命題、劇團的演出形式我們都看得很多了,因此到了2006年這個活動,我就希望能有不一樣的發展,希望能夠從『實務』回歸去總結『理論』。」

在「從『實務』總結『理論』」的想法下,老師希望能:「讓舞臺實踐與學術研討凝聚成為一個整體,從理論高度來提取歌仔戲藝術的美學思維;從舞臺創作中歸結歌仔戲的劇種特色,開啟另一個歌仔戲交流的新階段」,因此活動設計了幾個題目:「大戲」以「古戲新詮」為題,希望讓三地的劇團,共同交織對於歌仔戲「經典」的解讀與重塑,看看劇團如何經由對主題意識、表演藝術與舞臺形式等層面的「化陳出新」,而後能「淬鍊傳統」於當代。

在三齣大戲之外,還有「實驗小戲」。「實驗小戲」以「一桌二椅」為規定場景,希望各劇團試著突破傳統框架,經由對歌仔戲的角色、表演程式、舞台形式的拆解顛覆,進行具有當代意義的創新實驗。其中的「三小戲」,是希望劇團能在歌仔戲傳統的「小生、小旦、小丑」的架構下,進行實驗,看能有什麼樣的形式或內容上的突破;而「現代戲」則是希望去探討「現代」這個概念怎麼反映在歌仔戲演出之中,是透過題材、妝扮、旨趣、表演程式或舞臺形式呢?

而在演出之後,就展開「劇藝論壇」,邀請學者專家與劇場導演、劇作家、演員等等一起參加討論,首先由製作團隊闡發創作理念,再由專家學者及現場觀眾根據演出內容分享討論,希望能更深化本次活動的主題。總而言之,種種的嘗試都是為了回應「戲曲在當代」所面臨的問題與挑戰,是「文化傳承如何普世化、現代化」的問題。

為了實現這樣一個活動設計,身為藝術節藝術總監的老師也必須不斷連結各種資源,包括政府機關、媒體、學界,還有更重要的,便是演出團隊。而種種繁瑣的行政事務,都是為了讓自身對劇團生態、對傳統戲曲的研究與關懷,能透過實際的演出策畫,讓所學得到應用的機會,反饋到整個戲劇產業之中。

人文領域學生的優勢與欠缺

經由以上的分享,我們可以看到,老師對於實務應用的想法,其實出自自己在學術上長期的關懷,而我們也好奇,以老師這麼豐富的經驗,覺得人文領域的學生在實務應用的領域中,究竟有怎樣的優勢與劣勢?

老師認為,人文領域學生其實擁有非常豐富的資產,例如文學、哲學、歷史的文本,以及多方閱讀所累積的美學判斷,但是我們卻缺乏了實務應用的能力,最根本的原因在於欠缺「技巧」:「人文領域的學生擁有很多的資產,但我們缺乏的是『技巧』,而這些技術性的東西,是幫助我們實踐、運用這些資產的能力。例如我們現在很缺編劇,但是我們學生雖然普遍文字能力較好,但有沒有編劇的能力可以協助我們介入這一塊?此外我們也很欠缺活動策展人,可是人文領域的學生雖然普遍對藝術比較親近,但是在策展時,我們有沒有好的判斷能力、足夠的藝術視野(無論在質與量上)與策畫的能力?這些都是需要去學習與累積的。」

而要銜接人文領域學生的資產,與實務應用之間的「技巧」,老師認為同學要走出去,多參與實務的操作,例如參與學生劇團,可以了解如何協調演出、如何操作票務、如何洽談贊助,經由這樣的實務應用,一方面儲備自己的經歷,投資自己、累積自己辦事的能力,一方面也能拓展人脈,而種種努力最後會促成自己的成長,更認識自己,也培養自已的技術性能力。

「大學四年應該要好好把握,了解自己的性向、了解自己的長處短處,越早認識自己越能幫自己找到日後安身立命的道路,讓自己在面對未來時能有更多籌碼。」會談最後,老師提供了她對同學的期許,希望同學能多方嘗試,實際動手做,多看多聽多學:「要開放地、柔軟地去接觸許多東西,接觸了,跳進去了,才會知道裡面的許多曲曲折折,才能去說喜歡或不喜歡,也才有辦法談選擇。」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