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畫緣起

期待由跨域共創的課程內容,傳達人文學的基本精神!

 

  所謂「人文學危機」歷史悠久,在經歷了諸多思潮(諸如馬克思主義、女性主義、解結構、文化研究等等)洗禮的當代社會中尤是,而人文學價值在當代社會經濟發展掛帥的主流思潮下也因此逐漸失落,為了回應這樣的情況,我們開始思考如何讓人文學價值被看見?如何重新理解人文學的「無用」與「有用」?

  在這樣的關切之下,我們發現,其實人文學的用途極其廣泛,以1990年代逐漸興起的「文創」一詞為例,將文化、創意、產業三者連結,不正暗示了商品兼具了人文價值與商業價值?而當台灣各界逐漸認識到文創產業的經濟效益時,在高等教育中,以文創之名建立的學科、學程、系所、學門,屢見不鮮,但多側重於商品的創意設計或是以個人的少量手作呈現價值。

1.人文學的精神與魅力

  漢寶德教授《文化與文創》一書,即提倡文創應該兼重「精神與經濟」,這是值得我們聆聽與實踐的聲音。而李天鐸教授曾論述文創的雙重屬性:在表意層面,所涉及的文學、藝術、教育、風俗、歷史,與「上層建築」相互馳驟辯證;而其生產實踐層面,又是「下層建築」的一環,從而展現為一特殊的「生產模式」。換言之,它是一在價值與物質間流轉鼓盪的存在物,並非一般物質商品,分析國外成功案例,真正吸引人注目的是文化魅力。而「文化魅力」的基底,不正是我們亟欲尋找的人文學價值所座落之處?

  但是人文學的精神並不只體現於對象物之中,而更是自我形塑的重要養分,認識自我與他者、過去與現在、此地與彼地,進而培養出個人的歷史意識、社會關懷,也是十分重要的課題。

2.轉注藝遊的核心

  因此,我們構思了「轉注藝遊」這個概念,試圖以廣義的「藝術」為基底與媒介,經由展覽敘事、肢體展演、多媒體技術等等,連結人文學中蘊含的價值,使看似「無用」的精神內涵,「轉注」於藝術媒介之中,豐厚其內涵,而後能被「看見」,此「轉注藝遊」的精神,便成為我們規劃跨域共創課程的核心理念,期許大學教育能提供關於人文領域知識不同於以往的傳達方式,使所有人都能藉由跨領域實作的課程,在人文學豐厚的土壤之上,能有一番新的樣貌。

 

何謂轉注藝遊?

名稱解釋

1.藝:循道求技,技進乎道

  「藝」本指「種植」,引伸有「技術」(skill)之意,現在則多被用以指稱「藝術」(art)。「藝術」是我們研創的核心標的,通過感受、摸索、變化、傳播等活動,獲致足以經世的技術,進而落實自我實現的可能,達到性靈涵育之目的──「從藝術學習技術,讓技術成為藝術」。

2.轉注:一種跨域實驗方法

  「轉注」原是文字學術語,說明文字轉相注釋的現象,我們借用這個精神,以連通文字、圖像、器物與肢體等不同藝術形式,作為跨域實驗的方法。

3.遊:始於遊戲,終乎遨遊

  「遊戲」是遵循有限規則,全身心投入,以「自由的合目的性」揮灑創造的活動,是以歐陸哲學家如康德、席勒等人用來解釋藝術起源的概念。它彰顯本計畫「從實作中學習」的初衷,與所規劃共創課程兼具主動、趣味、愉悅與實踐的特質。

  我們期望同學帶著經「遊戲」所自然獲得的知能,將人文學素養應用於社會,開拓個人的職涯,為臺灣文創產業投入更多活潑的觸媒。同時因著工作給人的充實感和成就感,使他們更有信心朝向內在追尋,達到個體精神自由的境界,開展形上、形下兩重「遨遊」境界。

 

由「轉注藝遊」出發,搭建產與學的橋樑!

  根據劉開玲〈人文教育體檢計畫報告〉(2008)指出,人文學門畢業生竟有高達75%遭遇學非所用的問題。而作為臺灣軟實力代表性產業的文創,卻面臨著文化根基深厚不足的問題。人文學失落的「用」,與產業界失落的「文」同樣迫切,但彼此的匱缺卻可能相互救濟。

  我們立足於政大豐厚的人文學基礎,分析臺灣文創產業發展現況,觀照人才與產業市場的供需失衡,提出「轉注藝遊」的概念,從「美感-藝術」為人文學子與文創產業搭起相互支援的橋梁,進而使人文學子成為各行各業中的籌劃執行專家。

  政大文學院包含七個系所,依其學科屬性,呈現出四大特質:中文、歷史與哲學等基礎學門構成了「傳統」的底蘊,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以數典知識揭櫫了「創新」精神,臺灣史研究所與臺灣文學研究所合寫出「在地」關懷,宗教學研究所則開展出「超越」向度。這些學科知識聚焦在三種學養的陶塑,「文字的分析與應用」、「資料的調查與判讀」和「概念的建構與反省」。經由政大文學院的四大特質、三種學養,通過「轉注藝遊」的過程,希望在學術產出之外,更能積極開拓「經世致用」的面向。

產業與能力

 

Posted in about us and tagged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