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成果】104-2 從自我到他者-戲劇的社會實踐力

  104學年度第2學期所開設的「從自我到他者──戲劇的社會實踐力」,目標是將課堂的靜態知識講授,搭建為實際操作知識的立體空間,讓戲劇知識直接與己身所處環境對話。

  因此,本課程結合工作坊、身體覺察、展演等多元的課程形態,跨域加乘「舞蹈治療」之身體覺察經驗,並以「應用戲劇」及民眾劇場之「議題劇」形式為主要導引方法,透過個案調查引導學生積極主動挖掘環境中可供深思的現象和具有延伸性之議題,逐漸推擴至群體的「社會關懷」。從靜到動、從平面到立體、從自我身體及心理覺知逐步通向人我之間的關係及個人與社會環境的最終鏈結,在戲劇展演中實踐「從自我到他者」的精神。

  為了確實達到「讓戲劇知識直接能有機會與己身所處環境對話」的學習效果,本課程初步先給予同學劇場符號學、戲劇的構成等基礎戲劇概念,邀請劇場專業編劇工作者加入課程,為同學建構「現象-故事-劇本」的文本擴散過程;接著,由專業教師導引同學體會「身體覺察」及「身體與空間的互動」的經驗,讓同學能夠由己身出發,思考「自己與環境間的關連性」。另外,在應用劇場工作者鍾喬老師所帶領的校園戲劇工作坊中,啟發同學主動尋找己身與校園間的關連性與記憶馬克,逐步形成可供全校師生思考的議題;最終由學生分組合作,產出具有深度與治療意義的街頭行動劇成果。

身體覺察

議題挖掘

戲劇實踐

 

 

 

 

 

關於【家護病房】

「家護病房」,是期末劇展的名稱。
從「家」的場域裡,絲縷牽絆,曲折掩映,
一道一道議題隱約浮現,細細看,也是一道一道傷口。

「『家』這個主題並不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是課程初期的一堂表演課,讓同學練習扮演血親、姻親、寵物等不同角色的『家人』。後來幾次的討論,不知為何常微妙地跟那次的表演課產生連結。」轉注藝遊計畫助理欣韋細細回憶著當時的情況,說:「原本只是一個點,沒想到逐漸擴散成漣漪,核心就這樣浮現了。」

一開始,沒有既定的劇本,只有許多零散的議題:「所以他們劇本也是這樣,從一個小表演,擴大成15分鐘的劇,很妙。」欣韋說。

財產分配、階級複製……
意識形態、政治傾向、世代差異……
個人自由與親密關係之間的平衡……
同性戀遭遇家庭疏離……
雙薪家庭、老人照護……

這些抽象的議題詞彙,放在「家」的場域裡,立刻具體了起來。

在家裡,這些議題是如何引起衝突的?

同學們透過表演揣摩情境,一個眼神一個手勢,記憶竟毫無預警被打開。
伴隨著衝突,各種矛盾、創傷、糾葛、愧疚、不解,
像壓抑太久的症狀,加倍清楚浮上檯面。

有一位觀眾的心得,很生動點出了這種感覺:

我非常喜歡家護病房的名稱,一間一間的故事像在每一間的病房中,每一間都有自己的病歷。

歡迎光臨,家護病房。

 

001  新年快樂

組員:呂俊葳、孫敏、王韻涵、郭亦琳、吳亭彥、羅靖茹、林雨薇

【設計理念】

  一個單親媽媽和她的女兒平時負責照顧年邁行動不便的祖父,一天要兼三份工的媽媽哪裡還有時間可以照顧自己的父親,於是請了一個非法的菲傭,但囉哩叭嗦的祖父卻成天到晚懷疑菲傭要害死自己;另一家,一名妻子負擔著家中的經濟來源,形同入贅的丈夫在家中地位實在低到無以復加,連自己的孩子都瞧不起自己。

  又到了一年的尾聲,恐怕只有祖父還在意的年夜飯,全家人又要再度團圓了,餐桌上,每個人都各自有著自己的考量,迴避著自己不想面對的問題。

  這場年夜飯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總合了眾人、也分散了眾人,祖父想維繫家庭的完整,殊不知自己才是當下不完整的根源,但是撇除了祖父,難道家庭就完整了嗎?兒子和勢利的妻子顯然和女兒一家格格不入,要不是年夜飯,恐怕就老死不相往來。始終被忽視的菲傭,一直處於邊緣的位置,冷眼觀著這一切,有沒有人在乎她,她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只有她自己的家人。

【討論議題】

  日本老人學專家佐藤眞一所著的《老後生活心事典》討論到關於整體社會老年化後,許多社會問題將會逐一浮現,在內政部最新公布的資料中也顯示和日本一樣同屬高度發展國家的台灣,人口老化指數已經達到百分之九十三的新高,因此高齡照護也成為一個日趨重要而且相當緊迫的命題,該書第三章〈入住安養設施、與孩子同住〉一節即可作為本次成果展現所欲討論的佐證。

  面對家中的長輩可能因為年齡漸高,但家中在經濟或是時間上,不能妥善的予以照顧,將長輩送到安養院居住就成為一個可以考慮的選項,但深受傳統儒家文化影響的東亞文化圈,始終在送與不送間矛盾掙扎,「老有所養」是一個理想狀態,但觀諸歷來解讀似乎都是採取子女養育父母才是唯一解,然而,假使這些愛,卻成為父母與子女間的壓力時,怎樣的抉擇才是正確的?

  難道,送長輩到安養院就是不孝順?或是我們還有別的可能?坦白說,就連我們自己都未必能夠回答這個問題,於是我們將問題拋出來,希望觀眾可以繼續往下思索,終有一天,我們都必須要面對這個問題,而我們又該如何抉擇。

 

 

 

002 我們這一家

組員:葉澤、王宣文、杜盈羲、黃育千、劉穎為、林品均

 

【設計理念】

  以家中成員離家出走帶出故事,用時空扭曲、非寫實的方式呈現表面上關係很親密的一家人,卻因為沒有私人空間導致內心對家的反抗。劇中使用家具的搬移表達成員交代自己一舉一動的同時,也支解了自己心中的隱私,瓦解了家包覆與溫馨的面貌。舞台呈現方式以狹小無隔間的空間塑造家中生活的緊密感,以及沒有私人空間的透視感。音效則透過鼓聲與離家出走成員的獨白,透漏和平相處外表下的緊張與無奈。服裝方面則選用平淡的顏色為基調(例如白與灰),搭配鮮豔的小配件。在演出過程中藉由不斷的將小配件摘下,表達面對家庭時失去自我,必須集體行動的白色恐怖。

 

【討論議題】

  「家是我們的避風港。」是一句人人皆知的話,然而在外人看來許多家庭的風平浪靜,背地裡卻籠罩在無形的壓力之中。有時候家會不會剛好不是我們的避風港,而是將我們禁錮的監牢? 家往往對於個人的隱私和自由有著模糊不清的界線,尤其是越親近的家庭,這類的問題更是顯著。當我們分享彼此的成長過程中,不免發覺家庭經常假借關心的名義,進而侵犯各自的隱私空間,或是控管彼此的自由,但這些不對等的對待,卻因為家人的親密關係而將其問題合理化,我們身在其中,卻不易發覺我們的自由和隱私已受到不合理的跨越。因此,我們決定將這個問題搬上檯面,用短短的15分鐘討論這些在家中看似理所當然的個人隱私以及自由限制。

003 政治是家

組員:李懿晟、林子世、江相、張昭銓、謝宇哲、劉耘桑

【設計理念】

  當初透過議題分組時,本組普遍對於「政治」這項議題較感興趣,顧當初以「家庭與政治」作為發想的主題。最初的設計與展演的方式是以「集體即興」為主,直至中後期才演變出第一個完整的劇本,原始的設計便凝聚在「世代」之間的認知隔閡,第一批發想出的主要角色為保守派的爺爺(舊世代)、務實派的爸爸(中世代)與激進派的兒子(新世代),在三個核心角色的基礎上進而添入家庭中多半辦演潤滑劑角色的媽媽,以及激化衝突的「政客」(即兩名候選人),便完成了第一個版本的雛形。後來考量到整體的大議題是放在「家庭」,而本劇六名角色中有三分之一的人與家庭血緣毫無瓜葛,似乎模糊了議題本身且讓這兩名演員流於可有可無的冗務,顧在第一次劇本創作時,將原先用於激化衝突的兩名政客改為「助選員」與「候選人」,並設計讓助選員同時也是家庭成員之一,配合本劇「世代隔閡」的大前提,助選員與爸爸同為中世代的務實派,而叔叔在性格建構上又與爸爸不同,雖同樣以經濟為依規,但爸爸的性格為家庭生計優先的經濟至上,叔叔則是個人利益優先的經濟至上。

  在此一版本中所有角色的定位就大致完成了:食古不化,空戀往事的爺爺;肩挑生計,無心政治的爸爸;以和為貴,周旋眾人的媽媽;激進叛逆,擇善固執的兒子;立場飄忽,唯利是圖的叔叔;激化衝突,操弄政治的候選人。經過多次排練,就本並沒有太大的更動,也盡量避免運用太多象徵性或者晦澀的戲劇手法,目的在於將議題本身作直接、最貼和人性的方式呈現,同時,在劇本後續修定中,雖不斷有心的想法加入,例如相處模式、分工、隱私、政治黑暗、社會亂相等等,但團隊們猶盡可能降低添入新題材的可能,秉持的觀點依然在於不願模糊「家庭與政治」這項議題。

  直至登台前的最後衝刺,團隊們決定作出了兩項巨大的更動,第一是添入詼諧的橋段,第二是在不改變議題的情況下抽換角色原形。第一項更動是為了替政部戲增添一點歡快的節奏,避免過度沉鬱,同時藉由這樣的手法讓觀眾發笑,也能免於觀眾過度沉浸在戲劇的情緒之中,保有理性之於更能省覺本劇所想傳達的議題。第二項更動則是將舊世代的爺爺從「老芋頭」替換成「老番薯」,原先的架構中,爺爺是不明事理的保守派,所以原形是以「渡台老兵」作發想,後來團隊們發現了「保守」與「榮民」不該是等號,保守派仍然可以是本省人,因此在定稿的劇本上創作出了「外省爺爺」與「本省阿公」的兩個版本,由於是臨危受命,這樣的本省版本又回歸到了最初「集體即興」的創作方式,最初的方式依然是最好的方式。

【討論議題】

  2013年7月的白衫軍運動、2014年的318太陽花學運和其他幾年內大大小小的學生運動的發生,推升年輕人關心甚至參與政治的興趣,而政治除了原本的藍綠對立、派系鬥爭,也開始出現年輕人的聲音,更多地質疑權威、更多地追求自由,直接或間接地改變了選舉結果和政治生態。

  然而,熱衷政治、始有投票權的年輕人們,在街頭我們擁有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面對眼裡的不正義,可以勇往直前、至死方休,但是在家裡呢?難道要向著家人拋頭顱灑熱血?

  我們大多數還在就學,或者沒有自己的房子,還生活在家庭的庇護傘下,總是被要求接受長輩的價值觀,面對政治理想,權威的家庭文化是我們的窒礙、經濟能力的缺乏是我們的軟肋,而最難受的還是看到最親的父母和我們爭吵後的無奈神情。自由、人權、正義,對於這些堂皇理想的追求,在親情面前是否依然堅定不可動搖?

 

004 她們的餐間時刻

組員:張力尹、吳欣蓓、徐家愉、石竟加

 

【設計理念】

  我們的劇名叫《她們的餐間時刻》,由於我們認為餐桌上永遠都是問題的起爆點,因此將劇本切成兩場戲,將一開始家庭「看似親密」的熱絡感,對比餐桌上,問題一一出現而終於破局的難堪場面,營造衝突感。

  而為了表現疏離的感覺,在用餐時的對白刻意留下幾度沉默,代表家庭之間的共同話題其實很少,餐桌上聚在一起也只是為了保持家庭圓滿的假象,而家庭裡的裂痕總是被視而不見,一如那餐桌上空空的餐碗盤,與偶爾的碗筷敲擊聲,劇中她們的家庭擁有的僅只是輪廓,內裡卻未被充滿。

 

【討論議題】

  我們想討論的問題是「家庭的疏離」,而疏離有太多種形式,因為不一樣的角色認同、價值觀、物質需求、夢想、性別取向,都會造成家人之間的疏離感。我們特別把主題圍繞在性向,處理一個媽媽面對女兒出櫃的劇情。

  而我們希望觀眾能有共鳴,在一個看似正常運作的家庭裡,其實都藏有許多問題點,例如說本劇中媽媽其實對女兒不夠了解,大女兒擁有的夢想巨大而不切實際……等等,種種問題交織出來的家庭面貌,雖然真實甚至醜陋,卻必定要面對它。

 

 

005 家霧輕漫

組員:葉薔、何佩玲、張晴、蔡孟筑、鄭旭原、劉冠履

【設計理念】

  當初在分組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組員的共同點是「與家人的關係很緊密」。因此雖然劇情上想要凸顯的是家務分工的刻板印象所造成的衝突,但是劇情成立的前提是:三代家人之間,在生活互動上的關係是非常親密的。所以在整齣戲在風格上,是偏向溫馨、笑鬧的。

  劇情中最大的衝突點,便是媽媽在家中同時有媳婦、妻子、母親的身份,負擔家中所有的家務,同時也承受來自婆婆的管教、丈夫的要求、女兒的教育等壓力。而第二個衝突點來自出外讀書的姊姊,偶爾回家一次,卻已無法融入家中事務運行的常軌。在父母的寵愛之下,不參與家中事務變成理所當然,自然與始終在家幫忙家務的妹妹產生了衝突。

  家中對於分工累積的不滿,在爺爺跌倒之後終於爆發,平時疏於參與家務的爸爸和姊姊完全不知如何應對,讓媽媽徹底崩潰。爸爸和媽媽互相推卸責任之時,卻完全忘記即時處理爺爺的傷勢,最後以爺爺無奈的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收尾,凸顯整個事件的荒謬感。

  另外,劇名為家霧輕漫,取輕慢家務之意,感覺劇中的每個人被慢慢包圍在重重家務中,想解決分配不均的問題,卻又不知該如何解決,就像現實社會中許多家庭也總輕視怠慢了家務分工,造成家人關係緊張。

【討論議題】

  我們想要討論的問題主要有二:一是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刻板觀念下,所造成的家務分工不均,一是現今子女離家求學的現象影響父母價值觀偏差造成的家庭功能失衡。

  當今,許多家庭仍然深受傳統觀念影響:父親在外工作打拚,母親擔任家庭主婦,負責打理家庭所有繁雜瑣碎的事。家事、養育子女、服侍公婆與丈夫……,這些全都是傳統文化下,社會大眾對於為人婦的女性所應該實踐的基本義務。

  但這樣毫無分工的家務,卻造成家庭主婦們偌大的負擔。將心神與精力全數花在家人的身上,不但平時沒有自己的時間,假日也更是沒有時間休息。長期下來,對其精神或健康都有不良影響。

  許多上一輩的長者也被侷限在這種死板價值觀內,對於當前不合理的分工待遇無感,自然無法幫助飽受壓迫的家庭主婦脫離終日操勞的囹圄。而丈夫、子女等家庭成員也多半是此種家庭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難以自主發想有關改善家務分工不均的辦法。婦女們就這樣被困在傳統家庭模式的框架中,永無翻身的機會。

  子女離開家庭,長期獨自在外生活,也使得父母對於家庭的價值觀或是教育行為產生了偏差。現今社會少子化,父母對為數不多的後代可是比上個世代的家長還要疼惜孩子數倍之有,而離鄉背井的小孩,更成為父母們的掌上明珠。

  當父母對孩子的疼愛與關懷變質成為溺愛時,許多家庭應給予後輩的教育功能便逐漸消失。孩子可能喪失生活自理的能力、缺乏危機處理應變的能力,對於家庭的責任感更可能慢慢式微,釀下未來可能對家庭產生不良影響的禍根。

  而仍然居於籬下的其他子女,面對自己手足的「特權」,更是會產生對於身分地位認同的失衡感,也容易向其計較父母給予的不公平待遇,使家庭氣氛愈趨惡化,有礙家庭成員間情感的培養和信任的維持。

  我們想借由這齣短劇,讓觀眾看到自己可能習以為常的家庭分工模式,其實並非理所當然,其背後可能造成相當多的問題,進而讓觀眾思考,自己家中的結構、自身的行為,是否為合情合理,並適時做出改變。

修課學生回饋

授課教師:侯雲舒老師訪談

合作業師:鍾喬老師訪談

課程成效評估與反思

  本課程以應用劇場作為核心的教學實踐,藉由多元的劇場藝術工作坊,帶領學生,深入參與應用劇場的對話與創作,從自我的議題出發,催化人我之間的覺察,進而探索與發展共同關注的議題,並將對於議題的情感與思辨,轉化為劇場形式的演繹與呈現。以下分別以本課程的三大教學軸面,說明課程的成效評估與反思。

一、不同型態的劇場引介

  本課程特聘四位劇場藝術領域資深講師,共10週課程,以講座或工作坊的形式,分享豐富的實務經驗,或帶領學生實際體驗劇場技藝的訓練,如:編劇、表演方法、形象劇場等,兼具應用劇場的理論哲思與創作方法的課程規劃,讓學生們經驗完整的應用劇場創作歷程,此外,更於期中至宜蘭無獨有偶劇團,進行一日的校外教學參訪,藉由對於偶戲的學習,擴展學生們對於表演形式的多元體驗,也以偶作為媒介,提供一個返身觀照自我的機會。期末的展演,以家庭作為主要的議題,在學生們熟悉的空間中,打造似真非真的戲劇空間,並打破演員與觀眾的絕對關係,提高演員與觀眾的互動機會,邀請觀眾在行走中觀看,有如在虛實中穿梭,經驗著每個人共同的家庭故事。

二、自我覺察的導引

  本課程以應用劇場作為核心的基礎,故不同於一般以美學導向的劇場藝術課程,特別著重於創作者自身議題的探索,故於各種戲劇活動中,格外強調催化學生們的自我覺察,並藉由個人敘說,如:自我物件、重要他人的定格形象等,或是集體的即興創作等,引導學生對於自我生活議題的梳理與反思。

三、從自我到他者-團體動力的延伸

  為了促進學生的自我覺察,本課程頻繁運用異質性的分組教學策略,並規劃各種集體的創作與對話,強化學生們的相互刺激與互動對話,在持續變動與轉化的團體動力中,學生們逐步形成各組獨特的小組風格,不論是議題的辯證與拉鋸,亦或是價值的認同與重整,在團體創作的歷程中,不僅讓學生們經驗了生活議題的普同感,而獲得情感的同理,另一方面,透過成員間的互動與對話,也深化了議題的理解與反思。

  整體而言,本課程以戲劇作為媒介,融合身體空間、情感經驗與認知理解,引導學生從自我到他者,逐步探索並建構所關心的生活議題。惟應用劇場的課程是本校的首次嘗試,故部份學生的概念尚停留於一般美學導向的戲劇課程,而對於應用劇場的近身性有所抗拒,如:不想談論或觸碰與自己有關的議題,而頻繁的分組活動,對於跨科系的合作學習,似乎也引發一些學生的不安全感或焦慮,故經過一個學期的課程實踐,本課程已建立一應用劇場課程的實踐模式與流程,惟對於跨科系的修課學生而言,因先備知識參差不齊,如:劇場表演的創作能力、應用劇場的概念等,可能需要搭建更多的學習鷹架,以輔助學生跨出舒適圈,有更多的意願與勇氣嘗試新的合作與學習,如:提早確立期末創作小組、安排兩週一次學習心得手札,以即時瞭解學生的情習情況等。